作者归档:SAIER



中美孩子的教育差异——一个寄宿家庭的体会

好些网友以为美国孩子只知道玩儿,纯属以讹传讹,一个寄宿家庭的体会,请看看我们的孩子未来将面临怎样的对手吧 孩子高一的时候我们有幸接待了一位美国私立高中的同龄女孩,共同生活了一周。零距离的接触,让我从中美孩子的对比中看到差距。 继续阅读

发表在 未分类 | 留下评论

中国第一批天使投资人:林富元 (基金会董事介绍)

作者:投资界  来源:投资界  发表时间:2012年02月28日   林富元是第一批打入白种人内部的黄种人,也是第一批给白种人做演讲的黄种人,还是第一批在美国风投界做天使投资的黄种人,这在当时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如今,年过五旬的他希望通过音乐、书籍、演讲影响、鼓励别人,传播快乐。 林富元   “人们会追求成功,常以为得到成功就得到快乐。然而,缺乏安全感、好比较、未能满足发挥,这些影响人生基本态度的心理,更可能导致不快乐。学习惜福知足、豁然以对、积极转念,才会拥抱真实生命、散发快乐光彩。”这是林富元写的书《成功还不够,快乐才是至宝》中的一段话,也是在接受采访时对记者说的第一句说。   在风险投资界,林富元是名副其实的“大佬”。他是第一批打入美国风投界的黄种人,也是中国第一批天使投资人,目前国内大部分风险投资家都曾听过他的演讲。   这还不算,他还有激励演说家、作家、狂热的摇滚“青年”等多个头衔,他对自己的总结性评价是“快乐老头儿”。   如今,这个年过五旬的老头儿生活充实,仍不遗余力地做天使投资的工作,近两年又投资了几家公司,他希望在风险投资领域再“火”一把。同时,仍热衷摇滚与写作,最大愿望还是创作出美妙、动听的摇滚歌曲,他希望别人和他一起“High”。   小太保也有大梦想   小时候,林富元就是一个调皮、不守规矩的孩子,他是那个年代典型的“台湾四年级生”,不过在写作和音乐上具有异常天赋,他梦想成为作家或音乐家。   1951年,林富元在台北出生,他的父母都是医生,兄弟姐妹4个,家境很富裕,由于是家中最小的孩子,格外受宠,这使他从小就不喜欢按照一定的步奏或框框思考与做事。那时,学校常组织话剧表演,林富元总是反派主角。譬如,最流行的话剧《浪子回头》,林富元专演那个浪子。 少年时期的林富元   另一件很反叛的事便是热衷摇滚。在学了几年钢琴可以自己作词和作曲后,林富元发现吉它学起来更容易,也更“Hing”,于是就与四个情投意合的同学一起玩摇滚。这几个人都是大户人家的小孩,生活比较富裕,他们在一起都很放肆,成了60年代很超前、很另类的学生。正因如此,别人都当他们是小太保。   他们常到龙蛇混杂、乌烟瘴气的地方表演,观众也大多是各地的混混、老大等真正的太保,所以常常高高兴兴地去,但又空手而归。   “记得有一次,一个帮派老大办舞会,我们去表演,表演后应付两千元钱,但老大说不急,先吃火锅然后再说。当快吃完的时候,老大把风衣拉开,拿出一把用纱布包着的水果刀,我们看了之后不敢再提钱的事,灰溜溜地走人。”林富元哈哈一阵大笑。 不管怎样,林富元少年时对摇滚的狂热程度已经到了极限,而太投入的反效果就是学习成绩越来越差,这在当时是绝对不允许的。要知道,60年代的台湾还是以生存、温饱为第一位,最终在各方的逼迫下,林富元放弃了一生追求摇滚的梦想。 操盘上亿美金   作为硅谷最早一代天使投资人,林富元自嘲是圈里“少数几个狗运亨通的人”,投资的公司近60家,有20多家成功退出。   30多年前,林富元在获得加洲大学电机与电算专业硕士学位后,直接进入惠普公司电脑部任工程师,由于性格、爱好与本职工作差距甚远,不到3个月就决定转行,于是他抓住各种机会在现有的平台上改变自己的生活,结果很快就进入了市场营销部。   “现在已经找不到几个在美国卖东西给白种人的第一代黄种人。那时打入白种人内部,与白种人聊天、喝茶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,但我做到了,而且很快便给白种人做营销培训。我讲的英语笑话比他们自己讲的还好听,更别说那些黄腔黄调了。”林富元说。   80年代初,林富元走上了创业的道路,与所有创业者一样,经历了几番沉浮后,才取得了成功,他创立的大朋电子公司超过一万人。正是成功创办大朋电子,才使林富元成为第一批到深圳开办公司的台湾人。   回忆那段经历,林富元还有些窃喜。“当时,台湾不允许到大陆开办公司,我们那批人都有点偷渡的性质,到香港注册,然后到深圳开办工厂,遇到人也不敢说实话。”   90年代初,林富元开始做天使投资、风险投资。在20多年的投资生涯中,共在互联网、媒体、健康保健、环保、科技等领域中投资了60多家企业,自2000年以后,大多数回报率非常可观,有几个项目回报率100%以上。   90年代同期,林富元作为创始人之一创立了橡子园创投基金、高盈避险基金,以及多元创投基金。其中,多元创投由宏基电脑创办人黄少华、美国上市公司OPTI创办人刘方凯等12位上市公司老板一起组建,这些人的投资力量比真正的创投基金的投资力量还要强大。   在林富元看来,天使投资人要想取得成功,重要的是形成一个天使群,可以是正式的实体单位,也可以是松散的集会,在同一个平台上,每个天使根据各自的兴趣爱好一起看项目,这样可以大大减小失败的机率。当然,最重要的还是找对人。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信任,如果直觉上觉得这个人不对,就必须谨慎。   “在最初的十年里,我在美国、欧洲、亚洲等地赚了很多钱,那时非常执着于赚钱,脑子里每天都在想如何赚钱,当时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一身铜臭,市侩到极点。”   虽然市侩,但林富元在投资和创业上的名气越来越响,常有些人找他演讲,十年里演讲了300多场。   当意识到除了赚钱,对其它事物还有更多的热火与情绪时,林富元在演讲过程中,除了讲创业、投资,还讲在困难的环境中如何自求多福,在失败的时候如何寻求快乐等。结果他发现:找他要钱的人最多;寻求快乐资料的人次之;要创业投资资料的人最少,于是在2000年的时候,林富元将有关“成功与快乐”的文章整理成书,即:《成功还不够,快乐才是至宝》,出版发行后销量不俗,在当时是一本很红的书。 每个人都是竹子   自2000年以来,在林富元美国、中国台湾、中国内地的家里都有钢琴和吉它,只要一有空便弹唱,希望重圆旧梦的林富元,还成立了“硅谷乐团”,另外三个好友成员胥国栋、刘方凯、唐文元都是硅谷颇负盛名的高科技圈创业人,他们在一起每年至少开办三场以上的摇滚演唱会。   如今,林富元在人生的下半场,找到了好几个快乐出口。   林富元很喜欢唱六七十年代经久不衰的摇滚乐曲,还自谈自唱创作了“快乐朋友”、“LIFEISABASDET”、“ABEARTIFULDAY”等抒情歌曲,来听演唱会的人不再是“太保”,而是了解六七十年代音乐,能够与他们产生共鸣的人。尤其在上海,那些熟悉他们的人都叫他们老“F4”。   “如果我可以传播快乐,那我就是一个很有福气的人。其实,快乐是一种精神力量,它可以影响很多人。而很多具有快乐精神的人在修得正果之前,就已经是竹子,都可以成为笛子。”。   林富元给记者讲了一个小故事:一颗竹笋在深山密林中,伴随着刮风、下雨、鸟鸣、兽啼等声音慢慢长大长高。有一天,来了一个乐器匠,把它砍了做成笛子,一吹便把鸟、兽、虫、风、雨等的声音吹出来,美妙极了。我们每个人都是竹子,只是有些人还不知道或错过了变得笛子的机会,而每个人的乐器匠也近相同,可能是公司、学业,也可能是父母、朋友,对于还是竹子的人来说,在没变成笛子之前最重要的就是好好吸收“日月精华”,做一个快乐的等待者,待机会出现时再及时抓住。   “坦诚地讲,我并不一个时刻都开心的人,我也有很多烦心事。”   事实上,林富元在投资上也赔掉不少,但是他认为那些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与判断去做的事情,失败了也没什么可抱怨,但是很多VC在投资赔掉后总会找出各种理由,如:被人骗、市场不好、时间不对、投资不足。   “投资到一定数目后,出现做得好的项目和坏掉的项目是很正常的事,应该以平和的心态看待,我常告诫自己,也告诫别人:一生没有失败,只有挫折,失败是遇到挫折后放弃,不放弃就不会失败。人生中信手拈来的机会很多,关键是用什么眼光看待。就拿我自己来说,玩摇滚和写作只是对周遭事物的一种很自然、很理性的回应而已。”林富元说。

发表在 未分类 | 留下评论